程序员的爱情(1)

发布时间:2009-8-12浏览:

核心提示:程序员的爱情(1)

陈旭是一名程序员,在软件园的一家软件公司上班。

他毕业于北方一所著名的高校,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他所在的的公司也属于国内数一数二的软件企业。半年前他就来到这里实习,毕业后顺利地进入了这家公司。

公司的老板原来是国内一所著名的理科大学毕业的,本科毕业后直接去了美国。在国外获得了博士学位,又在硅谷工作了几年,然后回国创办了锐志。经过将近十年的发展,公司已经成为国内软件行业的领头羊。公司老总经常说:一个人年轻的时候,一定要“锐意进取,志存高远”方能有所成就。所以他就把公司的名字定为:锐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陈旭还在上大学的时候,曾幻想着做一名受人尊敬的黑客,买了一大堆关于黑客技术的书籍。大学四年过去了,那些书毕业后原封不动地卖给了楼下收破烂的,换来的钱请全班的人吃了雪糕。

他在离公司大概3公里远的的地方租了一室一厅的房子,三个人住。每天8点半上班,12点到下午1点午休时间,5点半下班。经常加班,一日三餐在公司的食堂解决,每天过着三点一线的生活,和大学无异。

每个周末,他都会和单身的同事到附近的一所高校里打球或者踢球,一般都玩到精疲力竭为止。剩下的时间用于上网,打游戏或者聊天。偶尔生病了,可能会去医院打吊瓶。

他工作勤奋、生活简单。曾谈过一次恋爱,可惜最终以分手结束。但这次不成功的恋爱却对他的打击巨大,对恋爱和婚姻持悲观态度。

今天是他第一天上班的时间。

陈旭很早就来到了公司,他可不想上班第一天就迟到。他今天上身穿着白色的T恤,下面穿着深蓝色宽松直筒牛仔裤,再配上一双白色的运动鞋,显得朝气勃勃。此时大厅里已经聚了不少来报道的新员工。大家三五成群在一起相互自我介绍、聊天。陈旭也和他们一样,相互作着自我介绍,了解各自所在的部门。

过了一会儿,一个人力资源的人过来打招呼,让大家到楼上的会议室集中。陈旭跟着人群上了楼。一会儿的功夫,会议室里已挤满了人。他好不容易在里面找个位置站住。屋里中间站着几个领导模样的人,大家都围着他们。然后那个领着大家上楼的人力资源部门的人就介绍领导给大家认识,逐一介绍完后又邀请领导给大家讲话。无非是介绍一下部门的基本情况、热烈欢迎新同事加入到公司来之类的话,但领导足足讲了半天。这还不要紧,大家脸上还得故作殷切状,装作如沐春风的样子。最折磨人的是还得配合着领导的表情,等到领导讲到兴奋之处还得鼓掌称好。陈旭此时正后悔自己早上没有吃早饭。此时脑袋一片空白,看到别人鼓掌,自己也机械着跟着鼓掌。一个领导讲完了,后面又有一个领导接着讲。他首先把前一个领导的话先肯定一遍,然后自己才开始讲,还时不时引用上一个领导讲话的精彩之处。以此反复。看来并不是所有人都像陈旭那样心不在焉。也不知过了多久,大家突然都热烈的鼓掌。陈旭仔细观察了一下,原来领导终于讲完话了。他也跟着热烈地鼓掌起来。他迷迷糊糊听到自己被分到开发一部。然后被一个30来岁戴着眼镜文绉绉样子的开发部长领到自己的部门。

先说说公司的组织结构。软件公司一般都是采用二维矩阵架构模式。按照业务和产品来划分,公司具体被分成许多个事业部。各个事业部下面又划分成几个开发部门。一个开发部门下面可能又有几个项目组。一个软件开发人员既要听从项目经理的指令,又要服从部门领导的安排。陈旭现在处于组织架构的最低层,在公司食物链中扮演着生产者的角色。不过有着一个挺响亮的头衔:软件工程师。

再说陈旭被自己的部长领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办公室被挡板隔成很多个单独的办公区,标准的格子间。一眼望过去,只看见黑压压的一片头。各个人表情严肃地盯着个显示器。陈旭远远的就看见自己的名字被贴在一个格子间的挡板上。部长做了一番介绍以后,陈旭就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了。

他打开了电脑,习惯性浏览着电脑中的内容。电脑看上去很破,配置也是几年前的,机箱里时不时发出“滋滋”的叫声。陈旭在电脑中发现很多旧资料,这才了解到原来分配给他们新来的员工的电脑都是以前老员工用过的旧机器。

他向四周望了望,和他在一个格子间的是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年龄的,稍微有点白发。陈旭朝他的名字牌望去,知道了他的名字叫:张朝洋。此时张朝洋正在紧张地工作,屏幕在不停的切换,看得人眼花缭乱的。

 陈旭待着也挺无聊的,过了一会儿,烟瘾来了。他朝四周望了望,其他人都在忙碌着。当看到张朝洋的时候,他发现他桌子上放着一包烟,知道他一定抽烟。他朝张朝洋小声地喊了一句:“张哥”。张朝洋此时正在聚精会神地看着屏幕,听到自己身后有人喊,回过头来。他看到陈旭望着自己,也小声地问道“是喊我的吗?”。

“是啊,张哥。打扰你了,问你件事。这儿可以抽烟吗?”陈旭小心翼翼地问道。

“别那么客气,直接叫我名字就行了。那个得到外面去,你稍微等我一会儿。我们一起去”张朝洋显得有点意外。他转过头处理了一会,就和陈旭一起出去了。

他俩来到了走廊里的一个角落处。那里有一张圆桌子,大概四五个塑料椅子。桌子上横七竖八地放着好几个烟缸,里面堆满了烟头。其中一个烟缸中还有半截眼没熄灭,正在那儿悠然自得地冒着烟。一看就是某人因为有什么急事,没来得及抽完就走了。

张朝洋问陈旭:“你是和他们一起新来的新员工吧?刚才我正在工作,也没有注意到。”

陈旭恭恭敬敬地递给张朝洋一支烟,并帮他点着了,然后小心翼翼地答道:“是啊,今天刚来报道”,然后接着他问道:“你们天天都很忙吗?”

张朝洋说道:“也不是,就是忙的时候忙死,闲的时候闲死。”

因为张朝洋还有很多活要干,他俩聊了一会就回去了。回来后,陈旭上了一会儿网,就到中午吃饭的时间了,张朝洋招呼着他一同去吃饭。

他们俩来到软件园的一家公共食堂就餐。此时食堂已经人山人海、人声鼎沸。每个卖菜的窗口前都排起了长龙,蔚为壮观。陈旭赶忙去排队,随着队伍缓缓前行。等了半天,终于快挨到他的时候,食堂内突然间暗了下来,紧接着听见“哗”的一阵惊呼,然后四周就陷于一片寂静。食堂里的人,好像突然被谁施了定身术,都呆愣住了。

“没想到自己第一天上班就遇见停电,看来今天可以去买彩票了”陈旭在心里笑道。过了一会儿,食堂内又恢复了刚才的嘈杂,只不过现在换成了买饭人的叫骂声。没有办法,他就和张朝洋去超市买了个面包凑合着吃了一顿。

下午也没有什么事,陈旭安装一些以后可能用到的软件。中间被叫出去一次,帮忙搬一些东西。还上了两趟厕所。剩余的时候就用来等待下班。

一个月后,陈旭被分到一个新成立的项目组。项目组一个15个人,工期是3个月。而实际的工作量是48人月。也就是说剩下的3人月由他们分摊。除去项目管理和测试的人员,真正编码的不超过十个。

这下把陈旭可乐坏了。他之前每天都在学习,摩拳擦掌已经一个多月了,正准备大干一番。项目启动以后,他每天主动加班到晚上9点。过了一个月后,他依旧9点回去,只不过主动加班变成了强制加班。

有一天晚上,陈旭正在加班。他接到一个电话,是大学同学郝彦打来了。毕业后他去了上海一家硬件公司做销售,今天来滨城出差,想找陈旭聚聚。在大学时,郝彦睡他下铺,关系很铁。没有办法,陈旭只能请假。今天活也快完了,陈旭还是费了好大的劲才说服项目经理同意,似乎还欠了他天大的人情。他简单处理了一下,电脑也没关。因为明天把环境调好还得花半个小时,索性就不关了。他下了楼,叫了辆出租车,直奔约好的餐馆而去。

到了餐馆,郝彦已经等候多时了。他满面红光,一副春风得意的样子。几个月没见,稍微有点发了福。见了面相互吹捧一下,寒暄过后就坐下了。

郝彦问道:“怎么最近没有看你上QQ啊?”

“别提了,我的QQ号被人盗了。可怜我那极品QQ号啊。大学挂了四年,好几个太阳呢。该死的木马程序,我以前挺瞧不起那些玩木马的人,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有本事自己写一个,用着别人写的程序在那儿装高手。没想到自己也中招了,现在也懒得再申请一个了”,陈旭不无伤感地说道。

“那你没有申请密码保护啊?如果实在是找不回来的话,我听一个朋友说,可以打电话到腾讯客服,大多数是可以要回的。”

“试过了。都怪我那时候太傻了,听别人说网上注册的时候千万不能用自己的真实资料。所以申请QQ的时候,所有的信息都是瞎写的。还以为自己多长个心眼,真是自作聪明,自作自受。”

郝彦听完哈哈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该不会是你盗的吧。我的密码好像你以前是知道的?!”陈旭竟然怀疑起郝彦来了。

“说什么了,我闲着没事做吗?别忘记了,我的QQ比你还多一个月亮了。我就是想起我刚买电脑那会,不是设那个开机密码吗。我听别人说密码一定要设的复杂点,什么大小写混合、字母数字混合、长度不能少于多少位,我当时真的照做了。晚上开机的时候怎么也想不出密码,当时也不知道开机密码的破解方法,只好又重装了一遍系统。现在想来还觉得好笑”说完话,郝彦自个又笑起来了。

陈旭也跟着笑起来了,他接着说:“是啊,那些前辈们真是‘毁人不倦’啊,一些道听途说的东西也敢拿来教别人。可以想一想,人家说得也有道理啊,是咱们自己用错了地方,看来还得回头学学鲁迅的‘拿来主义’啊”

“是啊,不说那么多废话了。来干一杯”郝彦说道。

几杯酒下肚,他们的情绪也上来了。陈旭也不注意自己的用词了,他问道:“你小子现在混得咋样?”

“马马虎虎吧”郝彦也不谦虚,“你知道的,做销售的就是累。整天陪客户吃饭、喝酒、有时还唱歌,活脱一‘三陪’。不对,连‘三陪’都不如。”还没说几句,郝彦就开始激动起来,吐沫星子喷了陈旭一脸。

“没有那么惨吧?我看你满面春风的样子,一点都不像”陈旭笑道。

郝彦看陈旭不太相信他的话,就接着说“不说你不知道。有一次,我陪一个女客户吃饭。那人大概40多岁,那嗓子真不敢恭维。唱唱也就算了,谁知她唱完还羞答答地问道:‘小弟弟,我唱的如何?’。我靠!当时我直接就想吐她一身。还小弟弟呢?她再长几岁,直接可以做我妈了。谁让客户就是上帝了,我还得笑脸相迎,说‘我从来没听过这么好听的歌’。说完这话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好几天才消下去。”

“那她没性骚扰你吧?”陈旭听完哈哈大笑起来。

“去你的。如果那样的话,那我还不如真的一头撞死得了。你想想看,我保持20几年的贞操让一中年妇女给毁了,说出去我还有脸面活在这个世上吗?就算我苟且偷生,那我如何面对我将来的媳妇啊!是不,陈旭?”郝彦一本正经地说道。

“别恶心我了,还让不让人吃饭了。还‘保持20几年的贞操’,看来真是‘近墨者黑’。怎么你说话也变得这么假起来了?”

“别人不了解我,你还不了解我吗?我是那种看见个妞就想泡的人吗?”郝彦义正言辞地问道,这让陈旭想起了当初入党宣誓时的情景。

“行了,在哥们面前就别装清纯了。怎么没在新公司泡个美眉?”陈旭赶快转换话题,他知道郝彦是那种特要面子的人,估计这样说下去是没完没了。

“还美眉。我背地里都叫她们赛东施。长的一个比一个东施。不过有一个女的眉毛长的是挺好看,叫‘美眉’挺合适的。可是那有啥用。就好像一锅粥掉一颗老鼠屎。不对,应该是一锅老鼠屎里有一颗米粒。有啥用?白瞎了。”郝彦摇摇头道,“你们公司咋样?你这么帅,没钓几个大鱼吗?”

“还大鱼呢?虾米都没得吃”陈旭也学郝彦的语气感叹道。

“看来哥们是同命相怜啊,啥也不说了。来,干一杯”郝彦把杯子举了前来。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来,干杯”陈旭也大声说道,举起杯子向郝彦的杯子碰去。

陈旭和郝彦聊了很多,时间仿佛又回到了大学的时候。他们抱怨待遇的不公、工作的不易。吃完饭后,他们去洗了桑拿,折腾到下半夜才散了。从洗浴中心出来,看着外面华灯璀璨的夜景,陈旭突然感到一阵空虚。这种空虚就像一种从外太空来的不明生物,从心脏开始,迅速在全身蔓延,渗透到他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里去,仿佛要把他整个人都吞噬掉。

 

本文来自CSDN博客,转载请标明出处:http://blog.csdn.net/theloveofprogrammer/archive/2009/01/14/3776727.aspx


前一篇:定做程序设计
后一篇:程序员的爱情(2)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