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员的爱情(4)

发布时间:2009-8-12浏览:

核心提示:程序员的爱情(4)

陈旭回到了家里。因为一年没见了,陈旭妈整天跟在陈旭后面嘘寒问暖、问这问那。每次谈话的话题最终归结到一点上来,那就是陈旭找女朋友的问题。她整天张罗着帮陈旭介绍对象,还动员亲戚和朋友一起帮忙。一提到这个,陈旭头就大了。现在是什么年代了,还介绍对象?不过提起对象,陈旭还感觉挺亲切的。什么面向对象的编程技术、面向对象的设计原则与设计模式啊。他突发奇想:如果有谁编个面向“对象”谈情说爱的技巧,在程序员中一定受欢迎

一天晚上吃饭,陈旭妈对他说:“我们院的王阿姨搬回来住了,就是小时候经常欺负你那个柳青青的妈妈。青青,你不会不记得吧?”

柳青青是陈旭小时候院子的玩伴,比他小一岁。别看她是个女的,名字听起来也很淑女,可是当时却是相当的厉害。记得他们小区那时候和陈旭同龄的大概有十来个孩子,她是这帮孩子的领导,是名副其实的“孩子王”。陈旭当时可没少吃她的亏,每回他俩发生矛盾,都是以王阿姨买糖哄他别哭收场。但是上了小学以后,也不知是什么原因,他们家就搬走了。后来他也没有再看过她。

陈旭漠不关心地说道:“是吗,不过他们搬回来和我有什么关系。”

陈旭妈用筷子打了他头一下,说道:“你看你这孩子,我和你好好聊天,你这是什么态度吗?”

 陈旭有点生气道:“妈,我又不是小孩子,你能不能别老拿筷子打我?你看你这都打习惯了,我的头皮上这块都被你打的凹下去了。”说完他还用手比划着他脑袋上的位置。

陈旭妈笑道:“你就少在我这贫了。跟你说正经的,听说他们家柳青青还是个海归,现在在一家外企工作,而且长的也挺漂亮的。”

 “妈,我不是和你贫嘴。我是认真的,你说我这要是被别人看见了,多不好意思。况且我的头发已经一周没洗了,你这样也不卫生啊。”

陈旭妈严肃道:“我跟你说正经事的,别东扯西扯的。”说完她到自己的卧室,从里面取出一间礼品,对陈旭说道:“你明天带上这个礼物,去王阿姨家一趟。”

陈旭知道他如果不答应的话,他母亲一定会唠叨个不停,而且她一旦开个话头就会说个没完,就答道:“知道了。”

陈旭妈这才笑道:“这样才对嘛。看妈为你操多少心,自个也不好好想想。”

第二天,陈旭穿了件新衣服,胡子也新刮了,在经过陈旭妈的再三整理后,带上她特意买的礼物登门了。

今天是陈旭第一次正式的穿西装,平时运动服穿惯了,乍一穿上西服,那感觉别提有多别扭了。本来陈旭不想穿西服,可是陈旭妈非要他穿它,说什么这样才像成功人士,他也没有办法。但是有一点陈旭始终没有明白:是否是成功人士和穿西装有直接的联系吗?况且他也不是什么成功人士。

陈旭整理下衣服,按响了王阿姨家的门铃。

出来开门的是一个很年轻的女孩,陈旭小心翼翼地问道:“请问这是王阿姨家?”似乎是怕她误解,又强调道:“是王桂芳王阿姨家吗?”

那女孩先是一怔,以为他是来找她的,可是她又不认识他。后来又很疑惑,这么年轻的小伙找她妈干什么。陈旭看见眼前的女孩像变脸似的瞬间换了好几个表情,也一怔。“青青,是谁找我啊?”从屋子传来一个和蔼的声音。 陈旭这才愣过神来,对着屋里说道:“王阿姨,我是陈旭。”,“原来是陈旭啊。青青,还在那儿愣着干啥,赶快请人家进屋啊。”王阿姨这时从里屋里出来,到门口欢迎陈旭。

柳青青这回又换了一个吃惊的表情,嘴巴张的大大的。等陈旭进了屋,她还傻傻地站在门口,像看见大熊猫似的,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人就是她小时侯经常欺负的小胖子。

也难怪柳青青这么吃惊,他们也快十几年没见面了。其实她吃惊的主要还不是陈旭长大了,而是他的体型。谁能相信小时侯是出了名的小胖墩的陈旭现在却瘦得像个蚂蚱。记得那时侯,每个大人看到陈旭胖乎乎的小脸蛋,都会忍不住上来捏上几下。害得他以后看见大人笑呵呵朝他走来,就会吓得跑的老远,如同看到鬼似的。

吃惊的可不仅仅是柳青青一人。陈旭也无法相信眼前的这位漂亮的女孩就是以前经常欺负他的柳青青。人都说女大十八变,柳青青看来都会七十二变了。

王阿姨热情地招呼陈旭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后,从头到脚仔细打量他一遍,说道:“都长这么高了,阿姨都快认不出你了。我记得离开这里的时候,你刚上小学。算一算,也快十几年过去了”王阿姨看到陈旭,似乎联想起无数往事,感慨良多,唏嘘不已。

柳青青在一旁笑道:“妈,自从搬回来住以后,你都感慨多少次了。我看如果《艺术人生》找你当主持人,那收视率绝对比朱军高。”

王阿姨沉下脸来,对柳青青说道:“青青,你也学学人家陈旭,虽然比你大一岁,你看人家多懂礼貌。”

柳青青朝陈旭吐了吐舌头,做出一副很无辜的表情。

王阿姨又和陈旭聊了聊工作的事情,中午留了他吃午饭。吃完饭以后,柳青青拉着陈旭,让他陪她一起出去逛逛。

他们打车来到了新街口,柳青青下车后就直奔金鹰和德基广场。陈旭以前也就去过中央商场或者新百逛过,那两个地方他很少去。因为他知道,去了也买不起,何必自寻烦恼。而且德基广场好像新开业不久,柳青青不是才回来,她怎么这么快就知道呢?

逛了半天,柳青青向陈旭抱怨道:“南京就是个小地方,连LV 和PRADA专卖店都没有,想买个包都买不着。”

陈旭指着他前面不远处的一个卖包的柜台说道:“那儿不是有很多包卖吗?而且质量也挺好的。”

柳青青摇了摇头,对陈旭说道:“不是我喜欢的品牌。不过这儿的化妆品还挺多的”她朝陈旭看了看,看到他很疲惫的样子,就拉着他的胳膊,说道:“陈旭哥,你再陪我逛逛,好吗?”然后很期待着望着他。

陈旭此时已经有点累了,但是看到柳青青很期待的样子,也不忍心拒绝她,就强打起精神,说道:“我不累。”

他们又继续逛,最后柳青青就买了一瓶香水,可是价格却抵上陈旭半个月的工资。陈旭在心里替柳青青惋惜,可是她好像还挺高兴的,说CHANEL很少打折的。

从商场出来的时候,天已微微有点发暗了。柳青青对陈旭说她肚子有点饿了,想去夫子庙吃点小吃再回去。两人又打车到了夫子庙。

夫子庙就是孔庙,夫子庙是孔庙的俗称,原来是供奉和祭祀孔子的地方,如今却成商业和小吃街的代名词。曾几何时,十里秦淮,人文荟萃,富贾云集,画舫凌波,成江南佳丽之地。两岸的乌衣巷、朱雀桥、桃叶渡,千百年来流芳后世。但如今的秦淮河畔,商铺林立,游人如织。各种小贩的叫卖声,游客南腔北调的语音混杂在一起,显出一派繁杂景象。夫子庙,也和中国其他地方的文物古迹一样,趋于世俗。如同那广为流传的秦淮八艳,虽国色天香,一代佳人,亦不免落入青楼,以色事人,最终更归于一声叹息。

逛了一下午,陈旭也有点渴了,就对柳青青说道:“咱们去喝碗‘回味’鸭血粉丝汤,我已经很长没喝了,挺怀恋的。”

没想到柳青青却面露厌恶之色,说道:“我可不喝。我听说咱们这里有的鸭子,被杀之前,都不让吃不让睡,被赶着在桂花树林来回跑。这样做法实在是太残忍了。”

陈旭不以为然地说道:“他们怎么虐待鸭子和我们又没有什么关系,只要做得好吃就行了。我们管那么多干啥!”

柳青青有点生气,她说道:“鸭子也是有生命的,德国的哲学家康德曾经说过:‘人必须以传递之心对待动物,因为对动物残忍的人,对人也会变得残忍。’”

陈旭也有点不高兴了,心想:不就是喝个汤吗,她柳青青还拿出这么多的大道理来,就反问道:“你小时候不是也经常喝吗?怎么现在就不能喝呢?”

柳青青说道:“那是因为我当时年少无知。”

陈旭听了柳青青的回答,有点生气了,心想她虽然人长得比以前漂亮多了,可是对人的态度还像以前那样盛气凌人。他激动问道:“你的意思是说我无知?”

柳青青没想到陈旭会生气,有点不知所措,她急忙说道:“陈旭哥,我不是那个意思。”

其实陈旭也知道柳青青不是说他,可能是小时候被她欺负久了,在他脑子里已经形成一个固定的偏见,那就是她做什么都是那么的盛气凌人。不管柳青青如何弥补,也无法改变陈旭脑子中这种根深蒂固的想法。他借口有些头疼,送柳青青回家了。

回家以后,陈旭妈跟在他屁股后面,追问他情况如何。经过半天的折腾,陈旭的头真的有点疼了,他不耐烦地对他的母亲说,他和柳青青根本就不适合。

陈旭妈看陈旭的态度那么坚决,也不好再强求,这事也就过去了。

一眨眼又是除夕。睡觉之前,陈旭妈依然如同往年一样,在陈旭的面前叮嘱这叮嘱那的。

陈旭笑道:“妈,我又不是小孩子。再说您那一套都是迷信。”

陈旭妈作势上来要打他,说道:“你看这孩子,个子都长这么高了,怎么还乱说话了。什么迷信,妈都这把年纪了,知道的还没有你多吗?你看你还嫌妈唠叨,不教育你什么也不知道。”

陈旭一面躲闪,继续嬉笑道“妈,我不是嫌您唠叨,只是说您不必那么认真。过个年就是图个开心嘛,您看您把自己整的神经兮兮的,累不累啊?再说人家外国人都不过年,他们明天也有这么多禁忌?”

陈旭妈见打不着他,也就罢了。她坐在陈旭的床沿上,说道“我是说不过你,但是这是祖宗传下来的规矩,祖祖辈辈都这么过的,就你不能遵守。再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你就是不让妈省心,快过年了还来气我。”说着竟呜咽起来。

陈旭见他母亲伤心起来,一时慌了神。他急忙安慰道:“妈,我这和您说着玩的,您怎么当真了?再说大过年的,你哭多不好啊。”

陈旭妈掀起衣角擦了擦眼泪,哽咽道:“妈不是因为这个伤心,你看你也不小了,现在也工作了,什么时候才能懂事了,也让妈少操点心。”

陈旭拉着他母亲的手,道:“妈,我知道您的意思。我会尽快找个媳妇,好让您也快的抱上孙子。”

陈旭妈这才破涕为笑道:“这话说得还沾点边,早点睡吧。对了,这是给你的压岁钱,塞在枕头下面。”说完话,她从口袋中掏出一个红包递给陈旭。

“妈,我都这么大了,而且也已经工作了,怎么您还是拿我当小孩来看了?”陈旭一脸的不情愿,和小时候的反应已是天壤之别。

“等到哪天你结了婚、娶了媳妇,妈就不给你了。”陈旭妈又开始激动起来。

陈旭把被子拉长盖住了头,然后又把头伸出来道:“知道了,妈。您快回房睡觉吧,一会天该亮了。”

“我知道你又开始不耐烦了,但是我的话你一定要往心里去。”她把灯关了,掩门出去了。出去之前,还不忘叮嘱陈旭一句。

陈旭妈出去之后,陈旭却睡不着了。他把枕头竖起来,身体坐直后,把头靠在上面。此时从外面传来一阵密密麻麻的鞭炮声,此起彼伏、震耳欲聋。屋子时而被外面的鞭炮和烟花照的通亮,瞬即又是漆黑一片。午夜已过,新的一年来临了。陈旭却又一种恍惚的感觉,如同做梦一般。他思索着母亲的话,其实不用父母在后面督促,他自己又何尝不想找个女朋友?可是找女朋友又不是买菜,随便找个市场就能找到。茫茫人海,谁才是自己生命中的另一半?此时,杨若依的身形浮现在陈旭的脑海中。这一夜,陈旭失眠了。

 

本文来自CSDN博客,转载请标明出处:http://blog.csdn.net/theloveofprogrammer/archive/2009/01/16/3793591.aspx


前一篇:定做程序设计
后一篇:程序员的爱情(5)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