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员的爱情(15)

发布时间:2009-8-12浏览:

核心提示:程序员的爱情(15)

一天加班后,陈旭脑子里昏沉沉的。因为明天是周六,他不需要早起,于是决定走回去。夜很静,道路上也没有行人,只是偶尔会有一辆汽车呼啸而过,打破夜的寂静。陈旭顺着街道走着,只听见自己的脚步声一前一后交替响着,昏暗的灯光将自己的影子拉得很长。夜本身散发着一种幽静的凉,像深山中的泉水。微风拂动的时候,那水就随着风在身边潺潺地流。陈旭来到了一处昏暗的角落里,那里并排放着几辆堆满脏物的垃圾车,他不禁加快了脚步,想快速地走过。突然从黑暗的车上窜出一个东西,吓了他一跳。陈旭定睛一看,原来是只野猫。它刚才正在垃圾车上找寻东西,可能被陈旭吓着了,此时正跳下车向马路对面跑去。陈旭也没理会它,继续向前走。

突然陈旭听见一声很沉闷的声音,然后就看见一辆汽车从他身边飞驰而过。他回头望了一眼,蓦然发现刚才的那只猫已经直挺挺地躺在马路中央。它的四周流了一大滩的血,全身控制不住地痉挛。它的面孔因为疼痛而痛苦地抽搐着,在昏黄的街灯的映射下,更显得狰狞。陈旭不敢再看下去,他继续加快了脚步,走着走着又小跑了起来,最后变成了白米冲刺。

回到了家里,陈旭躺在了床上,但是刚才的那一幕却在他的脑海一次次地重现。他用被子盖住头,强迫自己想其它的事,想忘却它。但是它就像水面上的浮标,你越是用力想把它按到水里,它越是容易挣脱你的手重新浮出水面。

第二天,陈旭很早就醒了,想起来,就是眼皮睁不开。他在床上翻过来覆过去,怎么睡也不舒服,直到中午的时候才起床。起来以后,他照了照镜子,发现两眼通红,头发乱得像雀巢似的,脑子里也迷迷糊糊的。他突然想起来了下午还要陪杨若依去书店买书,赶忙收拾了一下,出去吃午饭了。

等到陈旭赶到书店的时候,杨若依已经等候多时了。她抱怨他怎么来的这么晚,陈旭解释说路上堵车,所以来晚了。杨若依也没说什么,她上前挽住陈旭的胳膊,然后他俩就进书店了。

进入书店后,逛了一会儿,杨若依看到陈旭无精打采的样子,就问道他今天怎么了。陈旭说他昨天没睡好,所以今天有点困。他说他先蹲一会儿,让柳若依自己看看买什么书,挑好了然后再来喊他。杨若依看到陈旭的眼皮直打架,就同意了。

陈旭找到一个无人的角落坐下了,他背靠着书架打起盹来。过了一会儿,迷迷糊糊就睡着了。他梦见自己和杨若依正在河边散步,突然脚一滑掉水里去了。他奋力的挣扎,可是根本无济于事,只感觉胸口越来越透不过气,身子也越来越无力。此时他脑中一片空白,只听见杨若依在岸上大喊救命,可是那声音仿佛来自另一个时空,虚无飘渺,如同梦境一般。当他的意识要完全消失的时候,他感觉他好像被什么人救起,似乎还听见他的叫喊声:“快醒醒,快醒醒……”

陈旭睁开眼睛一看,发现眼前站着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他正焦虑地看见自己。当他看到自己醒来的时候,表情也从焦虑转成欣喜,说道:“先生,你没事吧?”陈旭此时意识还不清醒,脑袋疼的像裂开一样。他向四周望了望,这才明白他在书店睡着了,他挣扎着起来,朝那个服务生笑了笑,说道:“我没事,谢谢你。”

杨若依已经挑好了书,此时正向他走里。她笑着说道:“就一小会时间,你怎么睡着了?”陈旭整理了一下衣服,尴尬地笑了笑,说道:“我也不知道,迷迷糊糊就睡着了。”他俩付了帐就出去了。

本来他们打算买完书以后去看电影,杨若依看到陈旭昨天好像没睡好,就让他回去休息一下,说电影明天再看。陈旭看自己实在是困的不行了,就同意了。他还打算送杨若依回去,但是她说她还有点事,让他自己先回去。

回到家里,陈旭衣服也没有脱,直接躺到床上睡了起来。

也不知睡了多长时间,陈旭被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吵醒了。虽然人醒了,但是他此时还不想起来,就把被子一掀,用它把头包住,想等待铃声停止。可是那铃声却好像故意和他作对似的,锲而不舍地响个不停。陈旭挣扎了一会儿,很不情愿地从床上起来,从衣服口袋里掏出手机。从口袋掏出来的时候,那手机还在悠然自得地响着,似乎知道自己胜利了,叫得更欢了。陈旭打开手机一看,原来是李曼的电话。他在心里嘀咕道:“她怎么会给自己打电话呢?”,就按下了接听键,然后就听见从手机里传来李曼急促的声音:“陈旭吗,你怎么到现在才接听电话。杨若依她出车祸了。”

听到这个消息,陈旭脑子里“嗡”的一声,差点昏厥过去,半响才回过神来。他努力地控制自己的情绪,让李曼把事情说明白一点。李曼说她下午正在洗头,接到一个陌生男子的电话。他说杨若依给被车撞了,现在在医院,让她赶快过去。陈旭现在快急死了,李曼却在这讲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他打断李曼的话,着急地问道她杨若依现在怎么样呢?李曼在电话那头说她也不知道,让他过去和她一起去医院看杨若依。

陈旭这下彻底清醒了,赶忙穿衣服。不知道因为着急还是紧张,裤子怎么穿都穿不进去,还差一点把自己绊倒。他坐回床上,深深地吸了口气,暗示自己杨若依一定不会有事的,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这才把裤子穿好。

他在路上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杨若依的宿舍。此时天色已晚,街道两旁也已经亮起了路灯。临近杨若依住的小区的时候,他远远地就看见李曼在路边焦急地等待自己,就让司机师傅把车开过去,让她上了车。

李曼上车以后,头发还湿漉漉的,在往下滴水,头发四周的衣服已经被浸湿了。她也顾不上抹去头发上的水珠,不停地安慰陈旭说没事的。一路上,陈旭心烦意乱,用手捂住脸,身体控制不住地颤抖。快到医院的时候,他突然抬起来,嘴里喃喃地说道:“她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

到了医院以后,陈旭抛下李曼,自己一个人冲了进去。李曼付了钱给司机以后,在他后面紧紧跟着。跑了一半,李曼看见陈旭突然返了回来,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一问才知道原来他刚才着急,根本没问杨若依在哪个病房。李曼让他不要慌,陈旭就和她一起去找杨若依的病房。到了那,陈旭却不敢进去了。他让李曼先进去,自己却在门外等着。

过了一会儿,李曼出来了。陈旭急忙扑上去问她,杨若依怎么样呢?李曼哭丧着脸,没有回答他。“难道她真的出事了”陈旭悲痛欲绝。他放开李曼,颤巍巍地推开了门,发现杨若依正躺在床上朝他笑。

原来李曼进去以后,发现杨若依并无大碍,把陈旭被吓得不敢进来的事告诉了她。杨若依就和她商量着,让她出去后装出很痛苦的表情,看看陈旭有什么反应。她们本来想和他开个玩笑,却差点把陈旭吓个半死。

陈旭看到杨若依没事,一直悬着的心这才落了地。此时杨若依正躺在床上,腿上打着石膏,似乎伤得挺重。但是她表情却很轻松,一脸微笑,这让陈旭一时搞不清楚她伤的是否严重。他上前拉着她的手,询问她的伤势以及车祸的经过。

杨若依的伤情并不是很严重,左腿轻微性骨折,属于闭合性的,并不需要手术治疗。下午她和陈旭分手以后,自己一个人到同学家取东西。她本来打算拿了东西直接就走。可是到了同学家以后,发现时间还早,她们就聊起了天,这一聊就是一下午。等她发觉后,已经到了吃晚饭的时候,就和同学一起了吃晚饭。吃完晚饭回来的路上,在等待过马路的时候,突然一辆车朝她冲了过来。当时她正背对它,并没有注意身后的情况。等她回头看见它的时候,汽车已经快到她身前了。她本能地往路边缩,被路边高出来的路面绊倒了。因为是应急反应,根本没有注意脚下,加上用力过猛,所以摔得很重,手机也摔坏了。那位车主还算善良,没有丢下杨若依不管。他先问杨若依伤势如何,然后把她扶上车后,送来了医院。在确定杨若依的伤势并无大碍后,他对杨若依说他已经把钱交了,因为还有急事,所以得先走,并保证办完事以后一定会回来看她。他让杨若依把她的姓名和熟人的电话号码告诉他。杨若依犹豫了一下,就把她的名字和李曼的电话告诉了他。那位车主就打电话给李曼,告诉她杨若依出车祸了,让她来医院照顾她,然后就走了。

因为杨若依的伤势并无大碍,而且陈旭也来了,她就让李曼先回去。等到李曼离开病房后,陈旭埋怨杨若依为什么第一时候没有通知她。杨若依开玩笑说他生气了。当她看到陈旭真的生气后,就解释说她一开始也不知道自己伤得是否严重,她不想让陈旭担惊受怕,所以没有在第一时间通知他。经历昨天晚上和今天下午的惊吓和折腾,陈旭的精神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他紧紧握住杨若依的手,哽咽地说道:“你这是什么逻辑啊,你知不知道我刚才看到李曼的表情,我还以为……”然后他把头伏在杨若依的身上,眼泪扑簌簌流了下来,最后竟忍不住啜泣起来。

杨若依没想到陈旭会失声哭了起来,一时也不知道如何安慰他。她用手轻轻抚摸着陈旭的头发,像个慈祥的母亲抚摸着自己受到惊吓的孩子。

过了一会儿,陈旭停止了哭泣。他抬起头来,发现屋里其他人都在盯着他看,自己不好意思笑了笑。他看了一眼杨若依受伤的左腿,轻轻对杨若依说道:“腿现在还疼不疼?”

杨若依朝了笑了笑:“一点也不疼。”

陈旭指着她打着石膏的腿,有点生气地说道:“这是假腿吗?伤得这么重,怎么能不疼?你又不跟我说实话。”

杨若依默默地看着陈旭,她发现陈旭有时候很稳重,有时候又表现得像个小孩子似的。“难道是因为他太爱自己吗?”想到这里,杨若依心里涌起一丝暖流。她幽幽地说道:“我真的没事,医生说就是轻微的骨折,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

陈旭这时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他说道:“对了,把你撞倒了的人现在在哪里?”

杨若依答道:“他说他今天有事,先走了。等到事情办完了以后就回来。”

陈旭听了以后,怒道:“竟然还有这种人,撞了人后竟然还说有事先走了。见了面,我一定教训教训他!”

杨若依看到陈旭愤怒的样子,心里很不安,怕他和别人起冲突,就解释道:“这也不能全怪别人,我自己也有一定的责任。你也不要太生气了。报纸和新闻上不是还经常报道,有很多肇事的司机逃跑了吗?人家做的已经很不错了。”说完以后,她还不放心,就让陈旭先回去。

陈旭本来还想和杨若依理论一番,但是看到她疲惫的样子,也就算了。此时外面已经很晚了,他看医院有护士可以照顾她,而且他明天还得上班,所以就先走了。他告诉杨若依他明天会来看她的。

一周后,杨若依可以出院了。陈旭吃过早饭后,就来到了医院。当他走到医院门口的时候,看见一个年轻的男子,戴着一个很时髦的墨镜,手里拿着一大束深红色的康乃馨,正从一辆宝马车中出来。出来以后,那名男子整理了一下衣服,就走进医院了。

陈旭看到花,心想今天杨若依就要出院了,自己也应该买束花送给她庆祝一下。他又折身到附近找了一家花店,买了一大束玫瑰,欢欢喜喜地走近了医院。

当他走进杨若依的病房时,发现她已经整理好了,正坐在床沿边等他了。他上前把花送给她,并祝贺她出院了。杨若依笑着说这又不是什么大事,没有必要买这么一大束花。她现在还不能正常行走,需要拄着拐杖。陈旭就帮她站起来,小心地搀扶着她出去。在他上前扶她的时候,他发现杨若依床前摆放着一大束康乃馨,他看着挺眼熟。可是他一想,这是送给杨若依旁边病人的,他想这些干啥。

 

本文来自CSDN博客,转载请标明出处:http://blog.csdn.net/theloveofprogrammer/archive/2009/03/13/3988905.aspx


前一篇:定做程序设计
后一篇:程序员的爱情(16)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