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员的爱情(20)

发布时间:2009-8-12浏览:

核心提示:程序员的爱情(20)

送完柳青青回来以后,陈旭晚饭也没有吃,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了一会儿,陈旭妈打电话过来。她首先问一问他工作如何?然后又问到他和杨若依怎么样?陈旭怕她担心,还没有把他和杨若依分手的事告诉她,就撒谎说还行。然后陈旭妈就絮絮叨叨地聊起了家里发生的琐事,说隔壁的王阿姨家的儿子结婚了,对面的曹叔家的女儿春节后要出嫁等等。最后她又说家里下雪了,下了很大的雪,她几十年都没见过这么大的雪。

打完电话后,陈旭眼睛漫无目的地盯着窗外,一副怅然若失的表情。春节回家,他该如何向父母说起他和杨若依分手的事。难道还要继续欺骗他们吗?但纸包不住火,他们终归会知道的。陈旭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过了几天,陈旭妈又打电话过来,说家里的雪一直下个不停。她看电视听说南方的铁路交通都中断了,叫他春节不要再回家过年了。陈旭也在新闻中看到南方遭受了雪灾,正在犹豫回不回家了。他现在的精神状态很差,他可不想让父母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而担心,就决定待在滨城不走了。可是想到同事和同学大多数是北方的,他们春节都要回家过年,自己即将一个人孤苦伶仃在异域他乡渡过春节,心中不禁有一丝怅惘。

又过了几天,公司放假了,室友也都提前请假回家了。平时略显拥挤的房屋似乎也变得空荡起来,空荡着让人心慌。以前加班习惯了,现在突然闲了下来,陈旭反而有点不习惯。

放假以后后,除去吃饭和买东西的时间,他差不多都待在屋子里,那儿也不想去,什么事也不想干,整天就上网睡觉,除非是憋得难受,连厕所都懒得去一趟。如果不是昨天陈旭妈打电话过来,他还不知道今天是除夕。按照陈旭家里的风俗,春节前要“掸尘”,家家户户都要贴对联和门神。虽然自己身在异域他乡,但是过年还得有个过年的样子。看到屋子里被自己糟蹋得乱七八糟,虽然今天是除夕,过了打扫的日子,但是陈旭还是决定先到商店里买些东西,然后回来彻底打扫一番。

因为是年底,街道两旁的商店大多都关门了。家家户户都在忙做年夜菜,所以大街上显得冷冷清清的。街道两边的房子都贴上了红红的对联,窗户外也挂上了的各式各样的灯笼,远望过去,喜气洋洋。陈旭沿着街道溜达,看到此景,联想到去年在杨若依家过年的情景,心中不由得伤感起来。往昔和杨若依相处的情景仿佛就在昨日一般,像是做了一场梦,梦醒后恍如隔世。

陈旭向前望去,有个女子,拎着一手的东西,正在向车站的方向走去。他心里想,每年春节前几天,家里就已准备好了过年的东西。而前面的女子大年三十才去买东西,难道也和自己一样,春节没有回家。想到这,他突然想起了柳青青,她也有可能没有回家。陈旭开始激动起来,他急忙拨通了柳青青的电话,等待了一会儿,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声音:“是陈旭哥吗?”

陈旭问道:“青青,是我。你现在在哪里?回家了没?”

柳青青在电话里答道:“我现在在宾馆里,今年家里下雪,我父母没让我回去。你现在在哪啊?”

陈旭激动万分,他努力地克制着自己的情绪:“青青,我也没有回去。现在打算去买东西,你能出来吗?”

陈旭从电话里感觉柳青青那边也很激动,他听见她颤巍巍地说道:“陈旭哥,你现在在哪里?我马上过去。”

过了几分钟,陈旭就看见一辆出租车向自己开来。柳青青伸出个脑袋朝他笑,陈旭马上迎了上去,笑道:“你效率还蛮高的嘛。”然后就打开车门自己也上去了。

柳青青看到陈旭没让她下车,他自己反倒上去了,就问道:“我们现在上哪去啊?”

陈旭朝她笑了笑,说道:“我刚才不是在电话里说要去买东西嘛,怎么就这么一会儿,你就忘了?”

柳青青朝他做了个鬼脸,说道:“刚才只顾兴奋了,把这事给忘了。”

他们坐车来到了超市。超市里到处张灯结彩,各色彩球红灯笼衬托节日的喜庆。商品是应有尽有,看到人眼花缭乱。因为要过年,还专门辟出“年货街”。虽说今天是三十,但是前来购物的人络绎不绝。超市人头攒动,热闹非凡。

本来是柳青青陪陈旭来逛超市的,可是她进了超市以后,看到好的东西,不管有用没用,都想买。陈旭只能推着购物车在她后面跟着,在旁边不停提醒她,说再买就拿不动了。但结果他们还是买了一大堆东西,四只手都快拿不下了。

从超市出来,时间已接近中午。陈旭就和柳青青来到了超市边上的一家西餐厅。柳青青要了一份披萨,一份海鲜沙拉外加一杯卡布其诺咖啡。除了去过肯德基和麦当劳,陈旭还没有到过西餐厅。所以轮到他点东西的时候,他看完菜单,也不知道点啥。但是他又不想让柳青青觉得自己孤陋寡闻,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还好他最后翻到后面,看到一个“面”字,才感到亲切点,然后向服务员说要一份意大利面。柳青青让他再要份饮料。逛了一上午的超市,陈旭也感觉有点口干了。但是当他看了菜单上饮料的价格,笑着对她说他不渴。

吃完饭以后,陈旭邀请柳青青到他住的地方玩,并且说晚上和她一起守岁。柳青青想反正回去也没有事,就答应了。俩人打车到了陈旭的住所。

爬了几层楼梯,柳青青已经走不动了。她手扶靠在楼梯的扶手上,喘着粗气说道:“你住几楼啊,怎么还没到,我快累的不行了。”

陈旭连忙说道:“就快到了,坚持一下,再上一层就到了。”

柳青青笑道:“可不就再上一层,就算我现在想爬两层,那也得先有啊。你还不如事先就告诉我你住在顶楼,让我在楼下就死心好了。”

陈旭说道:“你看已经到了”,说完把东西放下来,掏出钥匙开门。

进入房间以后,柳青青惊呼道:“你屋子里这么乱”。

陈旭进门之前,只顾着和她说话,忘了屋子里还没整理。他朝柳青青笑了笑,不好意思地挠了一下头,讪讪地说道:“是有点乱。”说完他放下东西,把沙发上的东西整理了一下,对柳青青说道:“你先坐一会,我收拾一下。”

柳青青把手里的东西放下来,对陈旭笑道:“陈旭哥,你这样说就见外了,我们一起收拾吧。”说完就把外套脱了下来,准备和陈旭一起打扫。

当天下午,柳青青和陈旭一起收拾房间,贴对联,挂灯笼,一直忙到晚上。忙完以后,俩人休息了一下,又开始忙活做年夜饭。让陈旭吃惊的是,没想到柳青青的厨艺手艺竟然这么好。没用多长时间,年夜饭就被她做好了。她一共做了四道菜:一道是“青菜烧豆腐”,期望“青菜豆腐保平安”;一道“芹菜炒肉丝”,取芹菜的谐音“勤快”; 还有就是“什锦菜”,寓意“十全十美”;最后一道菜是“红烧鲢鱼”,取意“年年有余”。都是陈旭家过年常吃的菜。陈旭品尝了以后,发现所有菜的味道都好极了。他就问柳青青怎么会做这么多菜,而且还做得这么好吃。柳青青说她当时准备留学的时候,想到以后到了国外就不能经常吃到中国菜,出国之前特意到厨师学校培训过。

不知不觉外面的天已经黑透了,从窗外传来断断续续的鞭炮声。吃完饭后,陈旭和柳青青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听到鞭炮声,陈旭提议到外面去放烟花。柳青青很兴奋,她说她最喜欢看的就是烟花了。

俩人来到小区的一块空地。陈旭先从烟花中拿出一个矮礅礅的直筒形状的放在地上,用打火机点燃,然后退到一边,等到烟花升空的一刻。烟花的引线迅速的燃烧着,发出“哧哧”的声音。等到引线烧完的那一刻,烟花并没有升空,而是向上喷射出无数的焰火,照着四周流光溢彩。然后陈旭又拿出一个长长的竹竿形状的烟花,让柳青青拿着烟花的一头,然后点燃它。等待了几秒,火光从烟管的一头喷射出来,带着“啪啪啪”的响声,像流星一样划向天际,在到达最高点的时候,突然绽放无数的光芒,照亮了星空。柳青青在下面兴奋地惊呼着。最后陈旭拿出爆竹,把它平放在地上,点燃它。引线已经烧完了,但是爆竹没有立即响起来,陈旭正合计是不是引线有问题,突然听见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吓了一大跳。柳青青也和陈旭一样,被突如其来的爆竹声吓得跳起来,她紧紧的抓住陈旭的胳膊,忘记了用手捂住自己的耳朵。

放完烟花以后,陈旭和柳青青回到了房间里。他俩坐下来看春节晚会,一起守岁。记得小时候每年过年的时候,陈旭都很兴奋,因为可以有新的衣服穿,还有压岁钱。虽然过完年后压岁钱最终要被父母收回,如果丢了或者少了,还免不了一顿皮肉之苦,但是至少有那么几天这钱的保管权是属于自己的,自己可以神气几天。而且新衣服是属于自己的,可以一直穿下去。每到除夕之夜,想到自己可以有压岁钱和新衣服,陈旭都兴奋的睡不着觉。而父母怕他新年起来说错话,也乐意让他晚点睡。但是他每次和父母一起看电视守夜,一般春节晚会看到一半的时候,他就睡着了。

陈旭又记得去年这个时候,杨若依的母亲给他一个很大的梨,他吃不完,就想分一半给杨若依。杨若依却不让他把梨切开来,她说梨不能分着吃。陈旭当时还笑她迷信,开玩笑说我们就分着吃,看能分离吗?

正当陈旭回忆的时候,柳青青不知从哪里拿来一根蜡烛来,她让陈旭把灯和电视关上。等把电视和灯都关上以后,屋里立刻陷入了黑暗。陈旭听见打火机的声音,然后一条摇曳的火苗瞬间照亮了屋子。柳青青把蜡烛点亮,温暖的光迅速地蔓延开来,盈满小屋。她把蜡烛小心翼翼地放在沙发前的茶几上,俩人围着它坐了下来。柳青青又找来一张白纸,把它围成一个圆柱形,然后把它套在蜡烛上面。晕黄的烛光在白纸的遮挡下,更显得氤氲。她对陈旭说,小时候停电的时候,她经常这样做。陈旭坐在她的对面,默默地听着她说话。晕黄烛光映射在她秀丽的脸庞,眼眸里摇曳着波光,楚楚可人,令他怦然心动。陈旭感到浑身燥热,心跳也在加速。他走了过去,把柳青青轻轻拥入怀里,开始吻她。

柳青青一开始还在低头细语,突然感觉到陈旭走了过来。她抬起头,没想到迎接她的竟是陈旭的吻。她一开始还挣扎,嘴里呜呜地喊道:“陈旭哥……”,可是陈旭有力的肩膀和湿润的吻让她失去了抵抗的勇气。

此时窗外爆竹声突然多了起来,渐渐地连成了一片。新的一年又来临了。


本文来自CSDN博客,转载请标明出处:http://blog.csdn.net/theloveofprogrammer/archive/2009/04/29/4137565.aspx


前一篇:定做程序设计
后一篇:程序员的爱情(21)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