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社会的自信

发布时间:2010-9-28浏览:

核心提示:美国社会的自信

得刚到美国时,去买食品,光啤酒就有十几个牌子,有的牌子还分干啤、冰啤、轻 
啤,过去我习惯了没有太多选择的社会,从那时起我不得不开始做出一个又一个的 
选择。 

 

生活中,美国社会给了我多一些的选择,也给了我多一些的责任,多一些的自信。 
来美国的有些亚洲新贵们,很快就发现他们身边少了一份熟悉的羡慕,便多了一份 
失落。于是,他们随时分发印有董事长头衔的名片,并不管用。又于是,一掷千金 
,买下华屋名车。可气的是,竟然连那些居斗室,开破车的美国佬也岿然不动,不 
肯景仰擦身而过的奔驰老总。当然更不会有人注意到他们袖口或领口的名牌。 

在美国,高薪、华屋、名车的群众号召力没有在新富国家那样大。这个世界上难道 
还有什么物质比我们自身更令人动心的吗?当然没有。但很多美国人身为粗工阶层 
,也是心满意足。当你出入豪华宾馆时,为你叫车的男孩不卑不亢,礼貌周到,你 
会感到他的自信。 

他未必羡慕你我选择的道路。千千万万的美国人按照自己的实际情况选择了职业, 
选择了生活的各个方面,也活出了一份自信。于是,让那些在本国高高在上的贵人 
们到了美国来就傲气顿失。 

一个访美的亚洲官员讲:『我在国内时别人见我就点头哈腰,可是在这美国连有些 
捡破烂的人腰板都挺得直直的。』 是的,当个人不能威风时,整个民族就可以威 
风了。 

我原来工作的办公室里有个维修计算器系统的老美,大学毕业,工作十年了,很平 
常一个人。处久了,我们每天见面时也侃几句。一天,我开劝他:『你为什么不去 
微软工作呢?几年下来股票上就发了。』 他说:『我不喜欢微软,这儿挺好。』 
后来我发现他有一张合影照片,他、他姐姐、姐夫、比尔盖茨。才知道他姐是早年 
跟比尔盖茨一起打下微软今天的功臣,现担任微软的副裁,也是亿万身家了。一问 
,办公室里有人知道,却没人跟他套近乎,大家把他支来支去。他不求致富,有一 
份淡泊的安祥。 

你会发现,美国很多的博士们找工作,首选是做教授。做教授可比去公司穷,还辛 
苦,但有更多的学术和时间自由。我有个朋友,在一所大学任助理教授。美国几个 
最大的制药公司请他去主持一个研发部门,开价是他的学校年薪的三倍,他不去, 
就要做教授。还劲头十足地约我写论文,回国开讲座,其乐陶陶。最近他因为一项 
被美国医疗服务协会称为挑战传统的发现,而受到美国主要媒体的关注。一个本系 
的老美教授告诉他说:「我搞了多年的研究,好希望自己的研究成果也能引起如此 
的回响。」并且还认真地给这位老兄出主意,怎么样把这事的影响扩大。 

如果我是他的同事,我是否会像那位老美一样为他的成功真诚激动,锦上添花呢? 
因为有自信,你的美国同事和朋友也乐于恭喜你的成功。没有自信,你很难心平气 
和地去祝贺你身边的同胞,哪怕是密友。有时倒不是因为他抢了你的机会,而是他 
的成功恰好勾起了你的自卑和由此产生的嫉妒,心态难于平衡。 

若要以他人的不成功为骄傲的基础,你是把自信建立在了自卑的沙堆上。当他人的 
成功浪潮袭来之时,你将何以安身立命?曾记否?几年前轰动全美的一件惨案,依 
阿华大学的一位中国学生因为嫉妒而枪杀同胞又断送了自己。 

信心乃人生之本,舍本求末,难为自己也难为他人。有一位朋友,拿到一个大学的 
教授职位,高高兴兴地从麻省来加州赴任,先租公寓居住。自己是教授,住的公寓 
当然不差。隔壁邻居是一家墨西哥人,每天见面都打招呼。聊天时老墨中气十足, 
没什么文化,但神色之间透出对生活相当满足的自信。这位仁兄想,这老墨虽没有 
文化,敢跟我大教授谈笑风生,想来也是生意上有成之辈。结果不然,这老墨没有 
工作,全靠五个小孩的政府补助过活,每人每月几百元钱,还有食品券。这位朋友 
感概地讲,恐怕克林顿总统来了,这老墨也不会腿软。职务也帮助不了你去吸引自 
信的朋友,话不投机半句多。 

在这片崇尚自由呼吸的土地上,当你我理解并尊重他人的选择,就不会试图用高薪 
去让一个自命清高的教授下海,用博士学位去让一个讲求实惠的蓝领汗颜,用奔驰 
去让一辆招摇过市的旧车愧退,用华屋去让一位与世无争的高邻气短。有一个故事 
?事情发生在一九九七年十二月十一日。美国著名的悄悄话专栏的记者辛迪.亚当 
,她想约克林顿总统的夫人希拉蕊来个单独采访。多番努力,终于搞定,希拉蕊同 
意在她出席了纽约曼哈顿大学俱乐部的一个


前一篇:定做程序设计
后一篇:一篇介绍在美国生活感受的文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