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逛大学:普林斯顿的松鼠

发布时间:2012-3-29浏览:

核心提示:在美国逛大学:普林斯顿的松鼠

 
新泽西州的普林斯顿,一座只有3万人的小城。els总部就设在这里,这是一座掩映在公园里的现代建筑——喔,普林斯顿的每一栋建筑都隐藏在树林中,和自然是那么和谐。在这里,上班也许是一种享受。
  我们抽空去普林斯顿大学转了一圈。
  面对这所世界最美的大学,我只有一个感慨:这才是大学。
  不说大学的排名,普林斯顿和哈佛不相上下,在全球大学排名榜中,常常是老大。只说校园,那些风格多样的老建筑,美国研究生留学,那种一脚踏进,恬静之外,就有一股浓浓的文化味,甚至还有点贵族的派头,完全不是国内高校那副商业嘴脸可比的。
  普林斯顿大学是1765年迁来的,1896年改了现名,以前叫新泽西学院。
  我最喜欢的美国诗人t.s.艾略特,据说就在这里陷入冥想,写下那些后世传颂的诗句;爱因斯坦则在这里度过了生命的最后22年;后来得了诺贝尔奖的精神病人纳什,常在校园里漫走,自言自语。普林斯顿的名人太多,也许一不经心,就会遇上一个当代大师。
  我是一个陌生的游客,遇上最多的,是普林斯顿的松鼠。
  有黑,有灰。见了人也不会远远逃遁,而是自顾自觅食,实在近了,才跳窜而去。
  这样的松鼠,在我的美国之行里不停出现,在哈佛,在麻省,在圣约瑟夫大学,在凯萨西储大学,都能遇上悠然的它们。大约是《新周刊》,有人在上面撰文,说在西湖边看到了松鼠,顿时幸福得泪流满面。要是他来到普林斯顿,又会如何?
  美国有闹杂的纽约,也有普林斯顿这样桃源般的小城。只有3万人口,这么有名的大学,也不过6000多个学生。换成中国,早扩招赚钱去了——其实,赚的只是小钱,坏的是一世的名声。
  新泽西州,提奈克(teaneck)市,郊外。
  跨过一座桥,对岸便是菲尔莱狄更斯大学(fdu)中心校区。
  桥下是一脉穿过校区的河流,河水浑浊,这也是此次美国之行见到最脏的一条河。其他的河流,总是清碧的。在这个学校就读的中国学生说,枯水期更脏。
  桥边树了几块木牌,印刻着一些水鸟,连校徽上也是一只悠游的天鹅,看来都是这条河流、这个校园的常客。
  2009年10月19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去了菲尔莱狄更斯大学演讲。这使这所新泽西州最大的私立大学一时为人瞩目。
  在逼仄的办公室里,大胡子校长迈克尔·亚当斯(j.michael adams)拿出一个镜框,说起了一个故事。
  故事和一栋老房子有关。
  这栋老房子就镶嵌在镜框里。
  多年前的一个秋天,他站在这栋老房子前,阳光打在身上。
  “我觉得我是最幸福的人”,他顿了顿,笑了,“因为,这是我的房子,我是校长。”
  多年前,菲尔莱狄更斯大学买下了这座英国城堡,把它变成了英国分校。就在那个阳光温暖的早晨,沉浸在自豪中的迈克尔·亚当斯遇上了一个英国农夫,正在干活。
  他们相互看了几眼,都沉默着。
  后来,他上去搭话。
  迈克尔·亚当斯指着一棵树问:这树有几十年了吧?
  寡言的农夫一下子自豪了,说:十多年了,是我种的。
  “我为子孙种的。”
  在那一刻,迈克尔·亚当斯感到了无比的羞愧。
  “我是一个大学校长,却在为一所500年的房子沾沾自喜。那个可能没上过几天学的农夫,想的却是造福子孙后代,是百年大事。”陷入回忆的迈克尔·亚当斯,仿佛把时光带回了那个阳光的早晨。
  大学校长和英国农夫的故事,就这么简短。
  迈克尔·亚当斯说他从英国农夫的身上悟到了教育的真谛——也就是中国人以前说的,百年树人。
  大学是什么?
  是500年的建筑,几千亩的校园,扩招,还是跑几个项目几个博士点?
  在新泽西,我们都沉默了。
  回来之后,我想说:普林斯顿的松鼠才叫松鼠,美国的大学才是大学。


前一篇:定做程序设计
后一篇:中国人如何买美股
分享到: